半岛电竞北京概念店违规托管,导致价值数千万元黄金消失的事件,持续引发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3月26日,红星资本局实地探访涉事门店发现,店面大门仍紧闭,屋内柜台和橱窗没有陈列任何产品。商场咨询中心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去年底这家就撤店了,而且是毫无征兆地突然“消失”,撤店并未通知富力广场这边。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600916.SH)北京富力广场店负责人被曝已被羁押;此外,河南一家中国黄金门店也有十多位消费者存储的黄金制品无法拿回,该加盟店已换老板。

  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去年底,中国黄金北京富力广场店的存金客户,收到门店销售通知,店关了,员工也找不到老板了。多位客户在这家门店选择了预定投资金条的“无忧托管”。据不完全统计,预定托管业务涉及六十多人,涉及黄金重量超过70公斤(以3月14日金价506.76元/克,折算为3546.9万元),其中至少3个人的单人金额超过500万元。另据新黄河客户端报道,近50个消费者组成的维权群群友估计,他们所托管的黄金数额或超5000万元。

  3月26日,红星资本局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双井富力广场的中国黄金涉事门店,店面大门仍紧闭,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屋内柜台和橱窗都没有陈列任何产品。

  1楼咨询中心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去年底这家中国黄金就撤店了,而且是毫无征兆地突然“消失”。该工作人员表示,是某天早上开门发现中国黄金店面突然不开了,但撤店并未通知富力广场这边。“房租没有交,东西是他们自己搬走的,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撤的,发现撤店我们直接报了警。”其同时表示,现在无法联系上该店面。

  随后红星资本局又来到北京一家商场的中国黄金柜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双井店面出事后,也有很多受害消费者找来询问情况,但他们对此毫不知情。“虽然都是加盟店,但我们不是一个老板负责。”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店面没有“无忧预定”,也没有类似项目,只有正常售卖金饰。“不清楚那个存金条的项目是怎么开的,我们也没地方存,所有货都在保险柜里。”

  随后红星资本局又联系到了中国黄金位于东城区的北京最大旗舰店面。该店面工作人员表示,近期有受害消费者到旗舰店反映双井店的问题,但他们与各店都是平级关系,无法处理其他店面的问题,只能登记并向上反馈。

  该工作人员解释,旗舰店既不是直营店,也不是私人加盟店,而是受集团营销公司直管,属于集团二级单位。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并非每家“中国黄金”都有托管项目。而同样是托管项目,定价也并不相同。所谓的加盟店,就是从总公司拿产品,但售后、价格、管理模式都是自己来定。

  据了解,该旗舰店也有类似“黄金托管”的业务,旗舰店的模式是,10克以内每克24元工费,10-100克是每克12元工费,100克以上是每克10元工费。如果办理托管,1年期是每克4.5元工费,半年期则是6元工费,“是跟着上海交易所的大盘价格走的。”与双井店面不同的是,旗舰店的托管业务并无“赠金”。“你购买的是什么产品,票据上都会很清楚,回购时取的就是什么产品,没有其他额外的。”

  另外,托管项目也并不互通,在哪家店办理,就只能在该店续签、回购。即便是同样的产品,不同店面也不能“调货”。“我们各店之间看不到彼此库存,用的都不是一个系统。”该工作人员解释,还是因为管理模式和定价不同的原因,但是直营店和旗舰店相差不大,私人加盟店的情况是由各自决定的。

  3月25日,中国黄金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向媒体表示,北京富力广场店违法经营,负责人已经被羁押。据21财经报道,该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中国黄金方面表示,“我们在积极配合,暂时还没有进展。”

  红星资本局致电咨询双井派出所,对方表示情况无法告知;致电中国黄金、中国黄金督查法务部负责人吉林,电话无法接听。

  红星资本局此前还报道,在河南焦作的一家中国黄金门店,也有十多位消费者存储的黄金制品无法拿回。

  这家中国黄金门店位于焦作市温县天宇城。据天宇城中国黄金维权群里的消费者介绍,和北京消费者投资的金条不同,他们是将自己手里的金手镯、金项链等黄金制品存在门店,可以换取其他同克重不同样式的黄金制品,存金以减免手续费和更换款式的费用。还有消费者选择托管一年,能额外获得小金豆,可以在托管当日就按金价折算成现金领取。

  3月26日,天宇城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这家天宇城的中国黄金加盟店老板已更换,消费者维权可以直接找市场监督管理局。该工作人员还向红星资本局提供了原先中国黄金门店的联系方式。红星资本局拨打该电话,无人接听。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毛伟律师3月26日告诉红星资本局,如果消费者报警并被立案,那就说明涉事门店及负责人涉嫌合同诈骗罪。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北京市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和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加盟店面向社会公众,或特定群众或特定的少数人,违反国家金融管理规定吸收资金,以“托管黄金”为虚假名目,罔顾黄金价格波动行情,变相保本付息,事后人去楼空,存在携带集资款逃匿可能,体现其以实现非法占有目的。故加盟店及其主管或主责人员,可能涉嫌构成集资诈骗罪,依法最高可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对于中国黄金是否应该对此事负责、应负多大的责任,胡钢表示,依据相关规定,消费者可以直接要求加盟商/被特许人、加盟商的股东、实际控制人等、以及品牌方/特许人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在一些案例中,法院判决酌情确定品牌方对加盟店所负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一部分的补充赔偿责任。

  毛伟则称,中国黄金存在监管方面的问题,但是也可能是加盟店利用了这种加盟关系而进行的违法犯罪行为。这需要看最后的调查结果。

  消费者遇到此事应如何维权?胡钢表示,鉴于本案涉嫌犯罪,建议消费者积极配合警方工作,及时凭相关合同、付款证明等申报。同时,消费者可组织起来,集体聘请专业律师协助依。